生殖激素測定的臨床意義

  下丘腦-垂體-卵巢構成一個軸系(HPOA),下丘腦調節垂體功能,垂體調節卵巢功能,卵巢激素再作用于多種靶器官如子宮等,同時卵巢激素對下丘腦-垂體有正、負反饋調節作用。HPOA的功能正常,是維持女性生育功能的基本條件之一。月經的正常生理、卵子的發育成熟、受精、早期胚胎的著床發育,均是在內分泌系統和神經系統調控下進行的,有賴于體內正常的內分泌環境。…

 

  下丘腦-垂體-卵巢構成一個軸系(HPOA),下丘腦調節垂體功能,垂體調節卵巢功能,卵巢激素再作用于多種靶器官如子宮等,同時卵巢激素對下丘腦-垂體有正、負反饋調節作用。HPOA的功能正常,是維持女性生育功能的基本條件之一。月經的正常生理、卵子的發育成熟、受精、早期胚胎的著床發育,均是在內分泌系統和神經系統調控下進行的,有賴于體內正常的內分泌環境。

  正常女性卵巢每月經歷1次周期性變化。在卵泡早期,血清卵泡刺激素(FSH)水平逐漸升高,卵巢內一組竇狀卵泡群被募集,FSH使顆粒細胞繼續增殖,激活顆粒細胞的細胞色素P450芳香化酶,促進雌二醇(E2)的合成與釋放。到月經周期第7天,被募集的發育卵泡群,FSH閾值最低的卵泡優先發育成為優勢卵泡,優勢卵泡生成和分泌更多的E2,反饋抑制了垂體FSH的分泌,使其它卵泡逐漸退化。優勢卵泡決定了該周期卵泡期的期限,血清及卵泡液E2水平與優勢卵泡的體積呈正相關關系。月經周期第11~13天,優勢卵泡迅速增大,分泌E2,達到300pg/ml(1100pmol/L)左右,由于E2高峰的正反饋作用,垂體大量釋放黃體生成素(LH)及FSH,使卵母細胞最終成熟并發生排卵。排卵后的優勢卵泡壁細胞結構重組,顆粒細胞與卵泡內膜細胞黃素化,約在排卵后5天內先后形成血體及黃體,黃體可生成與分泌孕酮(P)及E2,為接納孕卵著床及維持早期胚胎發育做準備,排卵后5~10天黃體功能最旺盛。若卵子未受精,黃體的壽命為14�2天,黃體退化使血E2、P水平下降,FSH水平又升高,新的卵巢周期開始;若卵子受精著床,則黃體在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(HCG)作用下轉變為妊娠黃體,至妊娠3個月末才退化。

  檢測女性H-P-O-A各激素的水平,對不孕癥的病因診斷、療效觀察、預后判斷及生殖生理作用機制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。激素水平的測定一般抽取外周血檢驗,常用方法有放射免疫測定法和化學發光法。

  一、性激素6項測定要求

  1.血清生殖激素檢查前至少1個月內未用過性激素類方劑,避免影響檢查結果(雌孕激素治療或促排卵治療后復查除外)。月經稀發及閉經者,如尿妊娠試驗陰性、陰道B超檢查雙側卵巢無>10mm卵泡,子宮內膜(EM)厚度<5mm,也可做為基礎狀態。

  2.按臨床需要檢查

 、呕A性激素:月經周期2~5天測定性激素稱為基礎性激素測定;ALH、FSH、E2測定時間應選擇月經周期2~5天進行,第3天較佳;周期短于28天者,檢查時間不超過第3天,周期>30天者,檢查時間最晚不超過第5天。泌乳素(PRL)、睪酮(T)可在月經周期任一時間測定。

 、坡雅萃砥(D12~16):卵泡接近成熟時測定E2、LH、P,預測排卵及注射HCG的時機和用量;測定P值估計子宮內膜容受力。

 、荘RL測定:可在月經周期任一時間測定,應在上午9~11時、空腹、安靜狀態下抽血。PRL顯著升高者,一次檢查即可確定,輕度升高者,應進行第二次檢查,不可輕易診斷高泌乳素血癥(HPRL)而濫用溴隱亭治療。

 、刃奂に兀撼S玫臋z測指標為血清睪酮、雄烯二酮、硫酸脫氫表雄酮。單獨檢測睪酮意義較小,評價高雄激素血癥的生化指標主要依靠游離睪酮。

 、蒔:選擇黃體期測定(D21~26天),了解排卵與否及黃體功能。

  二、性激素6項測定的臨床意義

 、宕萍に

  育齡期婦女體內雌激素(E)主要來源于卵巢,由卵泡分泌,分泌量多少取決于卵泡的發育和黃體功能。孕婦體內雌激素主要由卵巢、胎盤產生,少量由腎上腺產生。妊娠早期E主要由黃體產生,于妊娠10周后主要由胎兒-胎盤單位合成。至妊娠末期,E2為非妊娠婦女的100倍。

  雌激素包括雌二醇(E2)、雌酮(E1)、雌三醇(E3)。E2是生物活性較強的雌激素,是卵巢產生的主要激素之一;E3是E2和E1的降解產物,活性較弱,其相對比為100:10:3。

  雌二醇檢驗值系數換算:pg/ml�3.67=pmol/L

  1.雌激素基礎值及月經周期變化

 、呕AE2:卵泡早期E2處于低水平,約為91.75~165.15pmol/L(25~45pg/ml)。

 、艵2排卵峰:隨卵泡發育E2水平逐漸升高,理論上每個成熟卵泡分泌雌二醇918~1101pmol/L(250~300pg/ml)。卵泡開始發育時,E的分泌量很少,至月經第7日開始卵泡分泌的E2量逐漸增加,排卵前1~2天迅速上升達到第1次峰值,稱為排卵峰;自然周期排卵前E2可達918~1835pmol/L(250~500pg/ml)。E2排卵前高峰大多發生在LH峰前1天,持續約48小時于排卵后迅速下降。排卵峰的出現預示在48小時左右可能排卵,可根據LH值、卵泡大小及宮頸粘液評分考慮HCG用量及注射時間。

 、荅2黃體峰:排卵后E2水平下降,黃體成熟后(LH峰后的6~8天)E2再次上升形成第2高峰,稱為黃體峰,峰值459~918pmol/L(125~250pg/ml),約為排卵峰之半數。如未妊娠E2峰維持一段時間后與P值高峰同時下降,黃體萎縮時E水平急劇下降至早卵泡期水平。

  2.雌二醇測定的臨床意義

 、旁\斷女性性早熟:E2是確定青春期啟動及診斷性早熟的激素指標之一。8歲以前出現第二性征發育,血E2升高>275pmol/L(75pg/ml)可診斷為性早熟。

 、艵1/E2>1提示E1的外周轉化增加,為睪酮(T)增加的間接證據,如絕經后和PCOS。

 、荅2水平過高可見于顆粒細胞瘤、卵巢漿液性囊腺瘤、肝硬化、系統性紅斑狼瘡、肥胖、吸煙者、正常妊娠及糖尿病孕婦。

 、嚷殉苍缢ル[匿期:基礎E2升高、FSH正常,是界于卵巢功能衰竭和正常者之間的中間階段,即卵巢早衰隱匿期。隨著年齡及卵巢功能衰竭,就會出現高FSH、LH,低E2狀態。

 、陕殉补δ芩ソ撸夯AE2降低而FSH,LH升高,尤其FSH≥40IU/L時,提示卵巢功能衰竭。

 、驶AE2、FSH、LH均呈低水平,為低促性腺激素(Gn)缺乏癥,提示病變在下丘腦-垂體,如希恩綜合征等。

 、硕嗄衣殉簿C合征:雌激素維持在較高水平,無周期性變化,是多囊卵巢綜合征(PCOS)的一個內分泌特征,這包括了E2和E1水平的升高,T及LH分泌增多,FSH分泌減少,LH/FSH>2~3。

 、倘焉镌缙贓主要由黃體產生,于妊娠10周后主要有胎兒-胎盤單位合成。至妊娠末期,E2為非孕婦女的100倍。E2可作為流產患者保胎治療的觀察指標。

 、皖A測超促排卵(COH)效果及妊娠

 、倩AE2<165.2pmol/L(45pg/ml)者,妊娠明顯高于E2≥165.2pmol/L者。

 、诨AE2>293.6pmol/L(80pg/ml),無論年齡與FSH如何,均提示卵泡發育過快和卵巢儲備功能下降;在IVF周期中若基礎E2>367pmol/L(100pg/ml),COH療效不良,因卵巢低反應或無反應而造成的周期取消明顯增加,臨床妊娠下降。

 、伪O測卵泡成熟和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(OHSS)的指標

 、俅倥怕阎委煏r,當卵泡≥18mm,血E2≥1100pmol/L(300pg/ml),停用HMG,肌肉注射HCG10 000IU。

 、诖倥怕阎委熉雅莩墒鞎rE2<3670pmol/L(1000pg/ml),一般不會發生OHSS。

 、鄞倥怕阎委煏r,有較多卵泡發育,E2>9175pmol/L(2500pg/ml)~11010pmol/L(3000pg/ml)時,為發生OHSS的高危因素;

 、艹倥怕褧rE2>14 680pmol/L(4000pg/ml)~22 020pmol/L(6000pg/ml)時,OHSS發生率近100%,并可迅速發展為重度OHSS。

 、嬖屑に

  P由卵巢、胎盤和腎上腺皮質分泌,在妊娠期主要來源于胎盤。月經周期中外周血中的P主要來自排卵后所形成的黃體,其含量隨著黃體的發育而逐漸增加。

  卵泡期P一直在低水平,平均0.6~1.9nmol/L,一般<3.18nmol/L(1ng/ml);排卵前出現LH峰時,成熟卵泡的顆粒細胞在LH排卵高峰的作用下黃素化,分泌少量P,血P濃度可達6.36nmol/L(2ng/ml),P的初始上升為即將排卵的重要提示。排卵后黃體形成,產生P濃度迅速上升;黃體成熟時(LH峰后的6~8天),血P濃度達高峰,可達47.7~102.4nmol/L(15~32.2ng/ml)或更高。若未妊娠排卵后9~11天黃體開始萎縮,P分泌濃度驟減,于月經前4天降至卵泡期水平。整個黃體期血P含量變化呈拋物線狀。

  孕酮檢驗值系數換算:ng/ml�3.18=nmol/L

  P測定的臨床意義:

  1.正;A值 在整個卵泡期P值應維持在<1ng/ml,0.9ng/ml是子宮內膜分泌期變化的最低限度。P值隨LH峰出現開始上升,排卵后大量增加。

  2.卵泡早期P>1ng/ml預示促排卵效果不良。

  3.判斷排卵 黃體中期P>16nmol/L(5ng/ml)提示本周期有排卵(LUFS除外);<16nmol/L(5ng/ml)提示本周期無排卵。

  4.診斷黃體功能不全(LPD) 黃體中期P<32nmol/L(10ng/ml)、或排卵后第6、8、10天3次測P總和<95.4nmol/L(30ng/ml)為LPD;反之,黃體功能正常。

  5.黃體萎縮不全 月經4~5天P仍高于生理水平,提示黃體萎縮不全。

  6.判斷體外受精-胚胎移植(IVF-ET)預后

 、偶∽CG日P≥3.18nmol/L(1.0ng/ml)應視為升高,可導致內膜容受下降,胚胎種植及臨床妊娠均下降。P>4.77nmol/L(1.5ng/ml)有可能過早黃素化。

 、圃贗VF-ET長方案促排卵中,肌注HCG日即使無LH濃度的升高,若P(ng/ml)�1000/E2(pg/ml)>1,提示可能卵泡過早黃素化,或卵巢功能不良,臨床妊娠明顯降低。

  7.妊娠監護

 、臥在妊娠期的變化:妊娠早期P由卵巢妊娠黃體產生,自妊娠8~10周后胎盤合體滋養細胞是產生P的主要來源。隨妊娠進展,母血中P值逐漸升高,妊娠7~8周血P值約79.5~89.2nmol/L(25~28.6ng/ml),妊娠9~12周血P值約120nmol/L(38ng/ml),妊娠13~16周血P值約144.7nmol/L(45.5ng/ml),妊,21~24周血P值約346nmol/L(110.9ng/ml),至妊娠末期P可達312~624nmol/L(98~196ng/ml),分娩結束后24小時內P迅速減退至微量。P是用于流產患者保胎治療的重要觀察指標。

 、芇在監護胚胎發育中的應用:早期妊娠測定血清P濃度,評價黃體功能和監測外源性P治療作用,可明顯改善妊娠預后。

  妊娠早期P水平在79.25~92.76nmol/L(25~30ng/ml)范圍內,提示宮內妊娠存活,其敏感性為97.5%,而且隨著孕周的增長,孕激素水平緩慢增長。早期妊娠P濃度降低提示黃體功能不全或胚胎發育異常,或兩者兼而有之,但有10%的正常妊娠婦女血清孕酮值低于79.25nmol/L。

  妊娠期P<47.7nmol/L(15ng/ml),提示宮內妊娠發育不良或異位妊娠。

  妊娠期P水平低于15.85nmol/L(5ng/ml)提示妊娠物已死亡,無論是宮內孕或宮外孕。

  8.鑒別異位妊娠

  異位妊娠血P水平偏低,多數患者P<47.7nmol/L(15ng/ml),僅有1.5%的患者≥79.5nmol/L(25ng/ml)。正常宮內妊娠者的孕酮90%>79.5nmol/L,10%<47.6nmol/L。血P水平在宮內與宮外孕的鑒別診斷中,可以作為參考依據。

 、鏔SH和LH的測定

  FSH和LH均是由腺垂體嗜堿性Gn細胞所合成和分泌的糖蛋白激素,受下丘腦促性腺激素釋放激素(GnRH)和雌孕激素共同調節。FSH作用于卵泡顆粒細胞上受體,刺激卵泡生長發育和成熟、并促進雌激素分泌。LH的生理作用主要是促進排卵和黃體生成,并促進黃體分泌P和E。

  在生育年齡,FSH和LH的分泌隨月經周期而出現周期性變化,FSH在卵泡早期水平略升高,隨卵泡發育至晚期,雌激素水平升高,FSH略下降,至排卵前24小時達最低,隨即迅速升高,排卵后24小時又下降,黃體期維持低水平。LH在卵泡早期處于較低水平,以后逐漸上升,至排卵前24小時左右達高峰,24小時后迅速下降,黃體后期逐漸下降。

  FSH和LH的基礎值均為5~10IU/L,排卵前達到高峰,LH峰值可以達到40~200IU/L。隨著晚卵泡期分泌的E2呈指數上升,在2~3天LH水平增高10倍,FSH水平增高2倍,排卵通常發生在LH峰值后的24~36小時。

  測定卵泡早期的FSH、LH水平,可以初步判斷性腺軸功能。FSH在判斷卵巢潛能方面比LH更有價值。

  FSH測定的臨床意義:

  1.正;A值 月經周期第1~3天檢測FSH,了解卵巢的儲備功能及基礎狀態。FSH在卵泡期保持平穩低值,達5~10IU/L;AFSH與促排卵過程中卵子質量和數量有關,相同的促排卵方案,基礎FSH越高,得到的卵子數目越少,IVF-ET的妊娠越低。

  2.排卵期FSH約為基礎值的2倍,不超過30IU/L,排卵后迅速下降至卵泡期水平。

  3.基礎FSH和LH均<5IU/L為低Gn閉經,提示下丘腦或垂體功能減退,而二者的區別需借助GnRH興奮試驗。也可見于高泌乳素血癥、口服避孕方劑后、方劑性垂體調節后等。

  4.基礎FSH值連續兩個周期>12~15IU/L,提示卵巢功能不良,促排卵效果不佳。結合CC興奮試驗、GnRHa興奮試驗可以更準確地判斷卵巢儲備功能,預測在IVF-ET中COH效果和妊娠。

  5.基礎FSH值連續兩個周期>20IU/L,提示卵巢早衰隱匿期,預示1年后可能閉經。

  6.基礎FSH值連續兩個周期>40IU/L、LH升高,為高Gn閉經,即卵巢功能衰竭;如發生于40歲以前,為卵巢早衰(POF)或卵巢不敏感綜合征(ROS)。

  LH測定的臨床意義:

  1.正;A值 5~10IU/L,略低于FSH,卵泡期保持平穩低值。

  2.預測排卵 排卵前LH≥40IU/L時,提示LH峰出現。LH峰發生在E2峰之后突然迅速升高,可達基礎值的3~10倍,持續16~24小時后迅速下降至早卵泡期水平。排卵多發生在血LH峰后24~36h,由于LH峰上升及下降均極快,有時檢測的所謂峰值并非LH的最高值,需4~6h檢測1次。尿LH峰一般較血LH峰晚3~6h。LH結合B超、宮頸評分等預測排卵更準確。

  3.E2峰后LH<10IU/L,卵泡>18mm,是注射HCG的較佳時機。

  4.卵泡期如E2峰未達標而LH>10IU/L,預示LUF、LUFS。

  5.基礎LH<3IU/L提示下丘腦或垂體功能減退。

  6.基礎LH水平升高(>10IU/L即為升高)或維持正常水平,而基礎FSH相對低水平,就形成了LH與FSH比值升高,LH/FSH>2~3,提示PCOS。

  7.FSH/LH>2~3.6提示卵巢儲備功能不足,患者可能對COH反應不佳。

  8.LH升高在臨床上往往造成不孕和流產。這主要是由于卵泡期高LH水平(>10IU/L)對卵子胚胎和著床前EM均有損害,特別是LH誘導卵母細胞過早成熟,造成受精能力下降和著床困難。

 、杳谌樗

  PRL是由腺垂體嗜酸性的PRL細胞合成和分泌的一種多肽蛋白激素,受下丘腦催乳激素抑制激素和催乳激素釋放激素的雙重調節。PRL在血循環中具有3種形式:

  單節型:相對分子質量為22 000,稱為小分子泌乳素,在血循環中占80%~90%。

  雙節型:由2個單節型構成,相對分子質量為50 000,占8~20%,稱為大分子PRL。

  多節型:有多個單節合成,相對分子量可大于100 000,占1%~5%,稱為大大分子PRL。

  小分子PRL具有較高生物活性,大分子PRL與PRL受體結合能力較低,但免疫活性不受影響,臨床測定的PRL是各種形態的PRL的總和,因此,在臨床上有些患者的血清PRL升高,但生殖功能未受影響,主要因為血循環中多節型PRL所占比例高所致。

  垂體分泌PRL是呈脈沖式的,分泌不穩定,情緒、運動、乳頭刺激、性交、手術、胸部創傷、帶狀皰疹、饑餓及進食均可影響其分泌狀態,而且隨月經周期有較小的波動;具有與睡眠有關的節律性,入睡后PRL分泌增加,晨醒后分泌逐漸下降,上午9~11時最低。因此,根據這種節律分泌特點,測定PRL應在上午9~11時空腹、安靜狀態下抽血。

  對閉經、不孕及月經失調者無論有無泌乳均應測PRL,以除外高泌乳素血癥(HPRL)。PRL顯著升高者,一次檢查即可確定;首次檢查PRL輕度升高者,應進行第2次檢查。對已確診的HPRL,應測定甲狀腺功能,以排除甲狀腺功能低下。

  泌乳素檢驗值系數換算:ng/ml�44.4=nmol/L

  PRL測定的臨床意義:

  1.非妊娠期PRL正常值 5~25ng/ml(222~1110nmol/ml)。

  2.妊娠期PRL變化 妊娠后PRL開始升高,并隨妊娠月份逐漸增加,孕早期PRL升高約為非孕期的4倍,中期可升高12倍,孕晚期較高可達20倍,約200ng/ml以上。未哺乳者產后4~6周降到非孕期水平,哺乳者PRL的分泌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。

  3.PRL升高與腦垂體瘤

  PRL≥25ng/ml為HPRL。

  PRL>50ng/ml,約20%有泌乳素瘤。

  PRL>100ng/ml,約50%有泌乳素瘤,可選擇性做垂體CT或核磁共振。

  PRL>200ng/ml,常存在微腺瘤,必須做垂體CT或核磁共振。

  多數患者PRL水平與有無泌乳素瘤及其大小成正比。血清PRL水平雖然>150~200ng/ml,但月經規則時要除外。

  4.PRL升高與PCOS 約30%PCOS患者伴有PRL升高。

  5.PRL升高與甲狀腺功能 部分原發性甲狀腺功能低下者TSH升高,導致PRL增加。

  6.PRL升高與子宮內膜異位癥 部分早期子宮內膜異位癥患者PRL升高。

  7.PRL升高與藥物 某些藥物如氯丙嗪、抗組胺藥、甲基多巴、利血平等可引起PRL水平升高,但多<100ng/ml.

  8.PRL升高與閉經

  PRL101~300ng/ml時86.7%閉經。

  PRL>300ng/ml時95.6%閉經。

  垂體腺瘤患者94%閉經。

  某些患者PRL水平升高>150~200ng/ml,而沒有相關臨床癥狀或者其癥狀不能解釋升高程度,需要考慮是否存在大分子PRL和大大分子PRL。

  9.PRL降低 希恩綜合征、使用抗PRL藥物如溴隱亭、左旋多巴、VitB6等,泌乳素有不同程度降低。

 、椴G酮

  女性的雄激素主要來自腎上腺,少量來自卵巢。卵巢的主要雄激素產物是雄烯二酮和睪酮。雄烯二酮主要由卵泡膜細胞合成和分泌;睪酮主要由卵巢間質細胞和門細胞合成與分泌。排卵前循環中的雄激素升高,一方面促進非優勢卵泡閉鎖,另一方面提高性欲。女性血循環中主要有4種雄激素,即睪酮(T)、雄烯二酮(A)、脫氫表雄酮(DHEA)、硫酸脫氫表雄酮(DHEAS)。T主要由A轉化而來,A50%來自卵巢,50%來自腎上腺。女性的DHEA主要由腎上腺皮質產生。生物活性由強到弱依次為T、A和DHEA。T的雄激素活性約為A的5~10倍,為DHEA的20倍。在絕經前,直接和間接來自卵巢的T占總循環總量的2/3,間接來自腎上腎的T占總量的1/3,因此血T是卵巢雄激素來源的標志。絕經后的腎上腺是產生雄激素的主要部位。

  在生育期,T無明顯節律性變化,總T的98%~99%以結合體的形式存在,僅1%~2%游離而具有活性。因此,測定游離T比總T能更準確地反映體內雄激素活性。

  睪酮檢驗值系數換算:ng/ml�3.47=nmol/L

  睪酮測定的臨床意義:

  1.正;A值 女性總T1.04~2.1nmol/L(0.3~0.6ng/ml),生理上限2.8nmol/L(0.8ng/ml);游離T<8.3nmol。T在35歲以后隨著年齡增加逐漸降低,但在絕經期變化不明顯,甚至輕微上升;絕經后T水平<1.2nmol/L。

  2.性早熟 陰毛和腋毛過早出現,伴DHEAS>1.1umol/L(42.3ug/dl),提示腎上腺功能初現。

  3.PCOS T可能正常,也可能呈輕度到中度升高,但一般<5.2nmol/L(1.5ng/ml)。A可有升高,部分患者有DHEAS升高。若治療前雄激素升高,治療后下降,可作為評價療效的指標之一。

  4.遲發型21-羥化酶缺陷 T升高并DHEAS升高,同時觀察血17-羥孕酮(17-OHP)及ACTH激惹試驗的DHEAS反應。

  5.間質-卵泡膜細胞增殖癥 T升高,但DHEAS正常。

  6.產生雄激素的瘤 短期內進行性加重的雄激素過多癥狀,T水平>5.2 nmol/L(1.5ng/ml),DHEAS水平>18.9umol/L(726.92ug/dl),A>21nmol/L(600ng/dl)時,提示卵巢或腎上腺可能有分泌雄激素的瘤。

  7.多毛癥 40%~50%總T升高,游離T幾乎均升高。女性多毛癥若T水平正常時,多考慮毛囊對雄激素敏感所致。

  8.DHEAS是反映腎上腺雄激素分泌的好指標,>18.2umol/L(700ug/dl)為過多。

  9.T<0.02ng/ml,預示卵巢功能低下。

  參考文獻

  1.陳子江,唐蓉.女性不孕內分泌檢測及臨床意義[J].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,2002,18(7):388-390.

  2.孔令紅,邢福祺.婦科內分泌功能檢測在輔助生殖技術中的應用[J].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,2002,18(7):396-398.

  3.趙曉利,張令浩,龔素一等.基礎激素水平在判斷卵巢儲備功能中的作用[J].中華婦產科雜志.1998,33(6),334-336.

  4.于傳鑫,李儒芝主編.婦科內分泌疾病治療學[M].上海:復旦大學出版社,2009.501-503.

  5.高催乳素血癥診療共識[J].中華婦產科雜志,2009,44(9):712-718.

  6.羅麗蘭主編.不孕與不育[M].第2版.北京:人民衛生出版社,2009.746-748.

  7.楊冬梓主編.婦科內分泌疾病檢查項目選擇及應用[M].第1版,北京:人民衛生出版社,2011.146-153.

  8.李力,喬杰主編.實用生殖醫學[M].第1版,北京:人民衛生出版社,2012.50-62,295-298.

  9.羅世芳主編.排卵障礙性不孕癥診斷與治療[M].第1版,北京: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,2012.18-22.

  溫馨提示: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疾病知識或還有其他疑問,歡迎點擊在線客服,或撥打電話:0451-84615301,黑龍江虹橋醫院將根據您的具體病情,詳細為您講解。虹橋醫院,祝您早日圓生兒育女夢。

聯系我們

地址:哈爾濱市尚志大街6號

電話:0451-84615301


點擊查看詳細路線

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